<sub id="ndh3z"></sub>
    <em id="ndh3z"></em>

      <meter id="ndh3z"><output id="ndh3z"><pre id="ndh3z"></pre></output></meter>

        <span id="ndh3z"><menuitem id="ndh3z"><listing id="ndh3z"></listing></menuitem></span>

          您的位置:互聯網 > 正文

          櫻子小姐的腳下埋著尸體17卷第一章:蝴蝶在圣誕夜展開翅-后01

          來源: 時間:2023-07-08 00:54:50

          第一節

          隨著夜晚的臨近,十二月的寒氣一點點地滲透到指甲尖和裸露的臉頰上。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冬天的寒冷毫不留情。

          就像憤怒和憎惡。

          根本聽不進我的恐懼和制止。

          在淡淡的手機燈光的照射下,佇立在廢棄隧道中的好美小姐宛如恐怖電影中的一個場景,禍不單行,令人恐懼。

          不,也許我是這么想的?;蛘呷绻秦瑝艟秃昧?。如果不是現實的話。如果現在馬上醒來就能結束的話。

          寒冷和恐懼,讓我感到渾身發毛,我猛地握住櫻子小姐的手臂。

          這不是夢。

          必須逃走。

          “我不會把洋娃娃的頭給你們的,這是我和姐姐的東西?!?/strong>

          好美小姐用沒有起伏的聲音說道。

          “如果你們妨礙我,我也不會原諒你們的?!?/p>

          “……我們對用燃燒殘渣做成的人偶的頭沒有興趣——先把那些東西扔了吧。你不也搖搖晃晃的嗎?你們倆都需要治療?!?/p>

          櫻子小姐指著水泥塊,用一種似乎真的沒有興趣的、努力冷靜的語氣說道。

          好美女士的鼻子和嘴角也在流血,令人心疼。倒在腳下的千葉先生生死不明,但潮濕的空氣中確實有一股血腥味。

          因為疼痛、恐懼和憤怒,你現在腎上腺素分泌過剩。仔細想想,你應該知道現在的狀況對你沒有好處?!?/p>

          說著,櫻子小姐伸出了手——但好美小姐卻縮著身子往后退。

          “不要靠近我?!?/p>

          透過搖晃的空氣,我能感受到好美小姐的恐懼和動搖。

          “我們什么都不會做。比起這個,你再考慮一下如何,這對你來說是不是最好的選擇?!?/p>

          “那有什么關系,我已經無所謂了?!?/p>

          “真是矛盾啊?!?/p>

          櫻子小姐壓低了聲音,句尾微微顫抖,不知道她是緊張還是單純因為寒冷。

          “如果你真的是什么都無所謂,那你何必在意這些事?既然不能這樣,那不就說明你還想活下去嗎?”

          盡管如此,櫻子小姐并沒有表露出一絲寒冷和動搖,反而用真摯的語氣說道。

          昏暗中,看不清好美小姐的表情想,但我看見她低著頭。

          “冷靜一點,這對你沒有好處?!?/p>

          “…………”

          我聽見好美小姐輕輕嘆了口氣。

          “看吧,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至少你也知道這孩子做不到這一點,對吧?少年那天確實把你的生命維系在了這個世界上。不是別人,就是這個孩子,他無法傷害這樣的你?!?/strong>

          櫻子小姐說得沒錯。

          如果可能的話,真想馬上給受傷的好美小姐療傷。

          但與此同時,我擔心倒下的千葉先生,也擔心櫻子小姐和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是櫻子小姐好像根本沒有考慮過自己的事情。

          她的動作緩慢,就像不威脅野生動物一樣安靜。

          “我不是叫你不要靠近嗎?”

          好美小姐又叫了起來,她也許是因為害怕而哭泣。

          “讓我確認一下千葉先生的傷情。這也是為了你,我不想讓你變成殺人犯?!?/p>

          “就算他還活著……還是一樣會被問罪,還是讓他就這樣死了比較好?!?/p>

          “先動手的是這個男人,這是正當防衛,我來作證?!?/p>

          “…………”

          好美小姐似乎難以相信櫻子小姐。

          那倒也是。話雖如此,如果你不相信我們,我們會很為難的。

          “好美小姐,我覺得還是先處理一下比較好……我很清楚,先施加暴力的是千葉先生?!?/p>

          我也慎重地補充了一句,向櫻子小姐走去——就在這時,腳底下響起了哐當、哐當的金屬聲。

          我差點摔倒,那是千葉先生手里的金屬球棒。

          “啊……”

          那是原本就在好美車里的東西。本來是為了向殺害千葉先生和櫻子小姐的家人的兇手施展拳腳而準備的東西——這是多么暴力的選擇啊。

          雖然還好這玩意兒沒有被當作兇器使用,但即使是現在,它依然是危險的東西。

          剎那間,我感覺到周圍充滿了緊張感。

          她的喉嚨發出“哐”的一聲。

          慢慢抬起腳,隧道里響起了金屬聲——與此同時,櫻子小姐和好美小姐動了起來。

          最先作出行動的也許是好美小姐。

          但是有一段距離,而且隧道里很暗——結果先拿起球棒的是櫻子小姐。

          為了不讓好美小姐使用,櫻子小姐壯實地抱著球棒。

          “……你要殺我?”

          看到這一幕,好美小姐無力地嘟囔道。

          “不,現在只有你有這個意思?!?/p>

          實際上是我和櫻子小姐都不是‘想用’這個,而是‘不想被用’。

          好美小姐的眼睛里閃著昏暗的光。

          “我也沒打算用……本來是打算讓這個人把那個男人打死,和尸體一起扔進河里的?!?/strong>

          好美小姐看著倒在地上的千葉先生說道。

          “河里?拿球棒嗎?”

          “嗯?!?/p>

          “那樣的話——你最好不要這么做!”

          “什么?”

          “金屬球棒不會沉?!?/strong>

          “什么?但是,但是”

          “里面根本就不是金屬的,而且是密封的,浮力會起作用,所以不會沉到水里。確實,據說流經神居古潭的河流,尸體很難打撈上來,但至少球棒會浮起來吧,船也是金屬制成的,不也是也不會沉下去吧?”

          “…………”

          我知道好美小姐屏住了呼吸,好像說不出話來。

          話雖如此,我以前也以為會沉沒。知道不是這樣的,是在我讀了推理小說什么的之后。

          好美小姐無力地跪在地上。

          “沒必要灰心喪氣,只不過從一開始就和你的劇本不一樣,誰都沒有死?!?/p>

          櫻子小姐雖然沒有表現在態度上,但可以切身感受到她內心的焦急,她正在擔心。

          畢竟好美小姐也被打了,櫻子小姐大概是想給千葉先生止血吧。

          “……結果,‘你們’永遠都是這樣,只有自己是正確的?!?/strong>

          好美小姐坐著,把臉埋在膝蓋里,含混不清地說。

          “阿姐也是,她若無其事,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奪走了我的一切,就像吸氣一樣輕而易舉?!?/p>

          “我和清美不一樣。我不想從你那里奪走什么東西。老實說,我對你沒有興趣,而且關于洋娃娃頭的事??傊?,讓我幫他處理一下。你就隨你的便——不,還有一件事,把一個頭還給我?!?/strong>

          “不要!”

          “從旭山動物園搶來的人頭的事?,F在馬上把人頭放回去,就不會引起騷動,就能平息。如果你也不會惹上麻煩,那就再好不過了吧?”

          “…………”

          她一開始很反對,但再次考慮到櫻子小姐的提議,沉默了。

          “接下來就隨你的便吧,你可以逃避,這個男人由我來負責?!?/p>

          櫻子小姐斬釘截鐵地說。好美小姐驚訝地問:“什么?”小聲說。

          “……為什么?”

          “因為我知道你也被騙了,這是一個太過拙劣粗糙的計劃,卻沒有被制止,看來你也被那些不在乎后果的人牽著鼻子走了——或許,他們是希望你自取滅亡?!?/strong>

          “……你是瞧不起我吧?”

          “不是的,人有適合和不適合之分。你在陷害別人這件事上,有點太沒有膽量了——所以,趁現在逃走吧?!?/strong>

          “……那樣的話,你也逃走不就好了嗎?你想把那個孩子牽連到哪里?甚至讓他牽涉到殺人事件,你是想奪走這個孩子的未來嗎?,”

          “千葉還沒死?!?/p>

          “只是時間問題?!?/p>

          這樣下去確實很危險。

          “還是叫救護車比較好——少年?!?/p>

          櫻子小姐這么說著,我拿出了手機——但好美小姐說:“不行!”大叫道。

          “好美……”

          “救護車和警察都不許叫?!?/strong>

          就這樣扔下他,到春天也不會有人找到他——好美小姐若有介事地嘟囔著。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我想,這個、這個選擇,不會讓‘你’比任何人都幸福?!?/strong>

          我知道不能讓她激動或感情用事。

          所以我猶豫著告訴她,她低聲笑了。

          “為了幸福而活的人,到底有多少呢?夠了,把手機給我吧?!?/strong>

          “啊……”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不會讓你報警的?!?/strong>

          “…………”

          沒辦法,只好照她說的把手機遞給她。

          說著,她把我的手機原封不動地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隨你便吧,你一定會后悔的?!?/strong>

          好美小姐撂下這句話,把一個洋娃娃的頭。抵在我胸前。

          不久隧道唯一的光亮被奪去,周圍一片漆黑。

          不知是黑暗的緣故,還是寒冷的緣故,抑或是被打得疼痛的緣故,好美小姐一邊微微顫抖一邊走遠了。

          “櫻子小姐……”

          “現在不用在意,別管她?!?/p>

          櫻子小姐簡短地說完,從口袋里拿出了小電筒,現在對千葉先生的救治是第一位的。

          因為是頭部外傷,出血量似乎很大。櫻子小姐好像在用手帕壓迫傷口。

          我也把手絹遞給她。

          她的周圍有濃厚的血腥味,生命的氣息。

          “不要緊,至少脈搏還在,但必須止血?!?/strong>

          “太好了……”

          “少年,照著我的手?!?/p>

          我接過電筒,按照櫻子小姐的指示照著他的手。

          那是一縷不可靠的微弱光芒。但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是唯一的光。

          “帶他去車里去比較好吧?!?/p>

          “首先要止血?!?/p>

          兩個人抬一個成年男子很不容易,而且動一動,出血就會加重。櫻子小姐一臉嚴肅地按著傷口說,先把傷口固定好,再進行一定程度的止血。

          “嗯……”

          千葉先生發出了呻吟聲,可能是受傷部位受到了壓迫。

          “你恢復意識了嗎?那就繼續保持清醒,正太郎,你要擺正態度,陪他說話?!?/p>

          “要說些什么……”

          “什么都行,讓他數頭蓋骨?!?/p>

          這那又不是我和櫻子小姐的骨頭游戲。

          “你、你沒事吧?”

          沒辦法,我苦思冥想后,這樣問道。千葉先生無力而又失笑地嘆了口氣。

          “別擔心……要是還能看見的話?!?/p>

          “嗯、啊……大概……”

          ……連我自己都覺得這是個愚蠢的問題。

          千葉先生因為疼痛皺起了眉頭,又閉上了眼睛。

          我慌忙又叫了一聲——然后,還沒等我思考,我的嘴就動了。

          “啊!那個!請告訴我?!?/p>

          什么?就像這樣,千葉先生微微睜開眼睛。

          “好……請讓我聽聽你妹妹的話,再認真一點?!?/p>

          “…………”

          千葉先生沉默了——他慌張地以為自己又失去了意識,但似乎只是在思考。

          “聽了之后,你會……做什么?”

          “也許會明白些什么,我也想問問?!?/p>

          千葉先生無力地反問,櫻子小姐也平靜地說。

          “……沒有人認真聽我說的話……”

          “我也是,大人不會認真地理解,畢竟還是個孩子說的話——不過,你最后一次見到妹妹的場景,請告訴我你的所見所感。你還記得嗎?那天的天氣是什么?”

          “…………”

          聽了櫻子小姐的問題,千葉先生輕輕嘆了口氣。

          “晴朗的天……被夕陽染紅的云,像血一樣……”

          千葉先生斷斷續續地說了起來。

          櫻子小姐聽了,白襯衫被千葉的血染成了紅色。

          那天,夕月追著去玩的千葉先生,來到了橋上。

          剛買的粉紅色運動鞋和口袋里有刺繡的牛仔外套裙。

          她哭著跟千葉先生說:“我想跟你一起去?!?/strong>

          但千葉先生已經不是帶年幼妹妹出去玩的年紀了,他好幾次對她大吼:“滾!”

          如果是平時,他或許還能溫柔一些,但那天,他差點趕不上和朋友約好的時間。

          所以他就對妹妹說,要她在天黑之前,一個人回家,又像是在訓斥哭泣的妹妹。

          他的聲音里充滿了后悔。

          但我覺得責備他也太可憐了。

          從幼兒成長為少年的千葉先生,已經建立了家人以外的交友關系。

          我知道不能一直只關心妹妹的事情,我想哥哥也有覺得我很郁悶的時候。

          至少,把責任推給還是個孩子的他是不對的。

          但他本人卻一次又一次地后悔,一直憎恨著自己。

          ——如果那天我送月回家的話

          但是,過去的千葉先生并沒有這么做。他沒有送妹妹回家,而是把她留在了那里。

          過了一會兒,夕月終于放棄了,背對著千葉先生走了起來。

          夕月雖然低著頭,但還是筆直地走在人行道上。

          那無精打彩的背影,據說至今仍深深印在千葉先生的眼中。

          話雖如此,記憶卻一年比一年淡薄了,妹妹的臉據說現在只能依稀記得。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應該不是夕月會迷路的距離。

          而且路上還有行人,她膽小又謹慎,不可能不小心偷看河水,也不可能掉進河里,就算有陌生人跟她打招呼,她也不會跟著去。

          即使是熟人,他軟弱地斷言,夕月是個對家人以外的人都有戒心的孩子。

          但大人們都否定了。

          大人們都認為孩子說的話,做的事都靠不住。

          甚至有人說夕月是被家人忽視,誰都能帶走她,難道是嫉妒妹妹的哥哥把妹妹扔進了河里?

          這些都不是事實。但是那天的一次“偶然”,讓千葉一家變成了殺害幼子的惡魔。

          櫻子小姐一邊按住千葉先生的傷口,一邊聽他說話。

          那張臉上沒有表情。

          櫻子小姐當時也像千葉先生一樣,被投來了大意粗心的指責嗎?會不會因為一些難以名狀的謠言而受到指責呢?

          即使是這樣,櫻子小姐也一定不會在意吧。

          我想她不會心亂如麻,也不會悲傷——她就是這樣的人。

          但是,即便如此,如果被這樣說的話,我也會非常不甘心,千葉先生沒有櫻子小姐那樣堅韌的心骨,一定會很痛苦吧。

          那些自說自話的人,其實都不懂。

          犯罪、悲劇、不幸,并不只是降臨在做壞事的人身上。

          說得好像是報應啦、自作自受啦,其實未必如此。

          無論多么善良的人,每天都清清楚楚、心地善良地活著,悲劇還是會在某一天突然降臨,有時甚至沒有理由。

          用毒舌嘲笑別人不幸的那個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可能會突然陷入同樣的處境。

          自己既可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加害者。

          “誰都沒錯,錯的只是那些把小孩子擄走、折磨的人。千葉先生、夕月和他們家人沒有錯?!?/p>

          我實在太不甘心了,實在太不甘心了,忍不住這么說。

          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千葉先生驚訝地抬頭看著我。

          “……夠了?!?/p>

          過了一會兒,千葉先生虛弱地叫了一聲,然后做出了推開櫻子小姐的手。

          “什么?”

          “算了……別管我?!?/p>

          “傷口不淺,頭部出血很嚴重,先從這里開始止血……”

          “沒關系……就算活下來了又能怎么辦?”

          “這樣好嗎?不管如何....”

          “…………”

          他沒有再說下去,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我知道千葉先生想說什么。

          他放棄了。

          各種各樣的事——所有的事。

          和妹妹的生命一起被奪走的,是“日?!薄拔磥怼薄澳繕恕薄蛉岷凸饩€方向的東西。

          即使從這里出來救了命,他的人生也會一直被囚禁在昏暗的隧道里。

          復仇未果,在看不到光明的道路上搖搖晃晃地前進,還不如——。

          “……不,什么都不好?!?/p>

          但是千葉先生的話被櫻子小姐一刀兩斷了。

          “不管發生什么,你都必須活下去——因為你還活著?!?/p>

          “什么?”

          “活著,沒有許可,沒有寬恕,沒有理由,沒有權利,什么都沒有。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人,不管發生什么,都必須活下去。不管是不幸,還是罪惡,都是不合理的,不平等的?!?/p>

          說著,櫻子小姐用力推開千葉先生的手,按住了傷口,千葉先生疼得呻吟了一聲。

          “痛吧。但是痛這件事,證明你的身體確實還活著,還想活下去。死亡是停止。一切的結束。既不是平靜,也不是解放。是‘結束’。在那里一切斷絕。感情也是一樣。如果你痛苦到想要結束生命,那么你確實現在還活著,為了活下去而撓撓腳——心臟隨著秒針一起跳動。正因為時間不會停止,生才有意義,死后也有價值?!?/strong>

          ——時間不會停止。

          我想起了陷入迷茫的時候,櫻子小姐在晚霞下對我說過同樣的話。

          是的,時間不會停止。

          因為隨著心臟的跳動而持續跳動,所以是“生命”。

          “生也好,死也好,我都沒有價值——”

          “世界上沒有沒有價值的人。生命哪有貴賤之分。那個地方如果痛苦就逃避吧。羈絆如果沉重就舍棄吧。如果感情有時會成為生活的負擔,不管誰說什么,都應該舍棄?!钪仁裁炊颊滟F?!?/p>

          “…………”

          “知道了就站起來。出血穩定下來了。雖然很痛苦,但從這里出來?!?/p>

          說著,櫻子小姐先站了起來,向千葉先生伸出了手。

          但是千葉先生躺在地上,并沒有要去拉她的手。

          櫻子小姐短暫地嘆了口氣。

          “那就這么辦吧。我在家里準備了七十萬左右。那個洋娃娃,賣了好像也就那么多錢。我想,與其偷,不如把它買下來……不過,幸好我把腦袋拿回來了,我把剩下的錢投資給你吧?!?/strong>

          “……投資?”

          “不還給我也沒關系。這筆錢也許不足以讓你開始做什么,但至少可以讓我找到死以外的選擇?!?/p>

          “哦……你是認真的嗎……?”

          “啊——如果一直被奪走的話,有時候被給予也沒關系吧?所以首先要治愈傷口,再一次只考慮自己活下去的事?!?/p>

          “可是,為什么……”

          櫻子小姐說得好像什么事都沒有似的,千葉先生會驚訝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多少能明白。

          櫻子小姐不是那種能與他人產生共鳴的人——盡管如此,千葉先生是“另一種可能性”。

          如果沒有老婆婆、薔子夫人、叔叔和在原先生這些守護著她的人,如果她是個平庸的人,也許會過著和千葉先生一樣的人生。

          櫻子小姐也知道這種‘可能性’。

          “犯罪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是自己想犯罪,一種是不得不犯罪。后者的理由多種多樣——我認為你是后者。而且你還年輕,還可以重新來過?!?/p>

          “所以呢?”

          “如果我弟弟還活著,也就你這么大了?!?/strong>

          千葉先生還想說些什么,櫻子小姐打斷了他。

          “…………”

          沒有必要再多做說明了吧。千葉先生也一下子咽了回去。

          面對這樣的千葉,櫻子小姐說了聲“來吧”,再次伸出了手。

          他這次沒有把手甩掉。

          千葉先生一個人當然無法行動,我和櫻子小姐就靠著他的肩膀,三個人拼命地走在廢棄的隧道里。

          一步,一步。

          千葉先生也拼命地想要走,但意識已經模糊了好幾次,他的身體越走越沉重。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走出了隧道。

          和隧道里沉沉的空氣不同,外面的空氣是清新的,就連時間的流逝都仿佛停止了一般——第一次呼吸時,他這么想,但冬天的寒氣馬上就刺進了鼻子深處。

          從河中吹來的無情冷風,將肺切得粉碎。

          對岸還很遠。

          千葉先生好歹還保持著意識,但好像已經走不動了——不過,我們抱持的不是絕望,而是“安心”。

          “……少年?”

          櫻子小姐驚訝地看著我。

          救護車已經逼近對岸的停車場。

          “太好了……”

          啊……我嘆了口氣,對一臉訝異的櫻子小姐微微一笑。

          “我想是磯崎老師?!?/p>

          “怎么回事?”

          “剛才我用擴音器接通了電話?!?/strong>

          沒錯,為了不讓好美小姐她們發現,我假裝代替了燈光。

          磯崎老師明白了我的意圖。

          ——求求你,請沉默片刻聽我說話

          ——有兩個人受傷流血,而且是在這種地方……在冬天的神居古潭隧道里,更加互相傷害著……我們都錯了,現在我們需要的不是人偶的頭,而是救護車和警車。

          老師大概察覺到了異常。

          所以就像我說的,他默默地聽我說話,然后叫救護車到神居古潭的隧道。

          “干得好?!睓炎有〗汶y得地慰問了我。

          同時,對磯崎老師這么信任我的感謝,讓我感到內心深處的寒氣融化了。

          “千葉,治療結束后,你來我家吧。就在永山神社前的那條路一直往前走的地方,一棟白色的老洋房。你應該一眼就能認出來?!?/p>

          櫻子小姐炫目地看著越來越近的警笛聲說:“我等你?!?/p>

          “你妹妹死了,你還活著,我也是。我弟弟死了,我還活著?!?/strong>

          我隔著肩膀感覺到千葉先生的身體用力了。

          “我們還活著——所以,今后也要活下去?!?/p>

          關鍵詞:

          精彩推送

          公司

          全省免費開放科技館數量達到27座,全年計劃新建愛心驛站已完成60%,鄭

          詳細>>

          記者昨日從福州公積金中心獲悉,該中心已順利完成2023年度住房公積金結

          詳細>>

          山西多措并舉推動土地承包經營權納入不動產統一登記,截至2023年6月底

          詳細>>

          5日,2023全球數字經濟大會拉薩高峰論壇在拉薩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舉辦

          詳細>>

          據報道,蘋果iPhone15系列的續航時間將會延長11%至15%不等。據悉,基本

          詳細>>

          一到夏天,各種“硬核防曬”成了無數年輕人熱議的話題。在戶外街頭,越

          詳細>>
          99国产精品视频
            <sub id="ndh3z"></sub>
            <em id="ndh3z"></em>

              <meter id="ndh3z"><output id="ndh3z"><pre id="ndh3z"></pre></output></meter>

                <span id="ndh3z"><menuitem id="ndh3z"><listing id="ndh3z"></listing></menuitem></span>